論壇風格切換切換到寬版
  • 8624閱讀
  • 12回復

胡氏世系考略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0 發表于: 2007-11-01
胡氏世系考略(江西吉安)

一、遠古世系
1、《史記》記載:“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瞽叟父蟜牛,蟜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窮蟬,窮蟬父曰帝顓頊,帝顓頊父曰昌意!倍馐屈S帝正妃嫘祖所生的次子。這樣,舜的祖先就是黃帝了。那么,胡氏的遠古世系則為:軒轅(黃帝)-昌意-顓頊-窮蟬-敬康-句望-蟜牛-瞽叟。
  2、漢代劉沈《呂梁碑》載:“舜祖幕,幕生窮蟬,窮蟬生敬康,敬康生蟜牛,蟜牛生瞽叟,瞽叟生舜!蹦敲,胡氏的遠古世系則為:幕-窮蟬-敬康-句望-蟜牛-瞽叟(幕就是句芒,又稱句幕即虞幕,以編織牛羊毛帳幕為窮廬而得名!抖Y記:月令》釋:“孟春之月,其帝太昊,其神句芒!薄缎兆搿酚涊d:“伏義時期有句(古代句與勾通)芒氏!泵献诱f幕的后人“舜,東夷之人也!边@就可以說明,幕是獨立于黃帝有熊氏族之外而又早于有熊氏族的有虞氏族,故句幕即虞幕)。

二、中古世系
舜帝(因舜娶堯帝二女,居于媯汭,就得媯姓。故《辭!贩Q舜為帝媯。)
商均(商均被封于虞(河南虞城),后改封于商(陜西商縣),留虞思后裔在虞單獨發展。)。

三、夏商周世系
虞思(思的后裔生息藩衍到三十二世,其三十二世孫曷(同閼)父為周陶正)。
虞遂(遂是箕伯(商均異母弟)之后。周武王克商,封遂之后于遂國,今三山東寧陽)。
虞閼父(閼父為周陶正)

四、胡公滿以下世系
【一世】胡公滿 ,虞舜第三十五世裔孫,閼父之子,派分媯汭,閼父為周陶正,武王以元女大姬妻之,周武王克商后,約公元前1066年被周王封爵于陳(河南宛丘,今河南淮陽市側),封地的國號為“陳”。謚胡公。生子犀候,皋羊(《左傳》載:“昔虞閼父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賴其利器用也。以其神明之后也,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諸陳,以備三恪!边@就是胡公滿封于陳國的由來!蹲髠鳌酚州d:“自幕至于瞽叟,無違命。舜重之以明德,置德于遂,遂世守之,及胡公,故周賜之姓,使祀虞帝!边@里提及的賜姓,是賜姓曰胡。滿公稱為周朝胡氏始祖。)。
【二世】犀候,周武王時承父滿公國統立,為申公,生子突、康。
【二世】皋羊,周成王時承兄國統立,為相公。
【三世】突 ,周康王時承叔相公國統立,為孝公,在位二十二年。生子圉戎。
【四世】圉戎,周昭王時承父孝公國統立,為慎公,在位十八年。生子寧。
【五世】寧,周穆王時承父慎公國統立,為幽公,在位二十三年,生子釐。
【六世】釐,周恭王時承父幽公國統立,為僖公,在位三十六 年,生子靈、宣。
【七世】靈,懿王時承父僖公國統立,為武公,在位十五年,生子燮。
【八世】燮,周厲王時承兄夷公國統立,為平公,在位二十五年,生子圉。
【九世】圉,周厲王時承父平公國統立,為文公,在位  一十年,生子鮑、佗。
【十世】鮑,周宣王時承父文公國統立,為桓公,在位二十八年,生子免、耀、林、杵臼(公元前707年,桓公病危,國內發生了變故;腹用獗緫欣^大統,桓公的異母弟弟佗借助蔡國的兵力出兵攻打殺了太子免,佗繼承王位,是為厲公。厲公為君7年后,太子免的弟弟耀、林、杵臼殺死了厲公。立耀為君,是為利公。利公當了5個月的國君便一病不起,由林繼位,是為莊公。7年后莊公去世,由杵臼繼位,是為宣公。自胡公滿至桓公共十世十二公)。
【十一世】杵 臼,周幽王時承兄林莊公國統立,為宣公,在位四十五年,生子糵、冠、款(宣公當政時,國力不斷上升,得到了周天子的敬重。周惠王曾娶宣公之女為皇后,宣公與中央的關系不同一般。宣公即位21年后,他的寵妃生下一子為款。宣公在位45年后傳位給款)。
【十二世】款, 周平王時承父宣公國統立,為穆公,在位十六年,生子朔。
【十三世】朔, 周桓王時承父穆公國統立,為共公,在位十八年,生子平國。
【十四世】平國,周莊王時承父共公國統立,為靈公,在位十五年 ,生子午。
【十五世】午,周惠王時承父靈公國統立,為成公,在位三十年,生子溺。
【十六世】溺,周襄王時承父成公國統立,為哀公,在位三十五年,生子偃師。
【十七世】偃師,郡悼太子簡王時失國無位,生子吳。
【十八世】吳,周靈王時承祖哀公國統立,為惠公,在位二十四年,公元前506年去世。生子柳。
【十九世】柳,周景王時承父惠公國統立,為懷公,在位四年,生子越。
【二十世】越,周敬王庚子歲(約公元前501至479年)承父國統,為大夫慶父所弒,卒謚湣公(又曰閔公)。在位居二十四年所滅國子孫散處四方,生子衍(湣公陳越,公元前479年被楚惠王所滅,陳國至此亡國,成了楚國管轄下的一個縣。自滿到湣公均為陳國國君,傳二十世,歷25代君,享國589年,近6個世紀。)。
(按: 從胡滿公到越公約600年的歷史,是周朝從強盛逐步走向衰弱的時期,也是胡姓早期先民發展壯大、與其他氏族先民共同創造早期中華文明歷史的時期。這一時期,只有十七世祖悼公因“未立而亡”,未受詔謚外,其余十九位均受詔謚,世受殊榮。二十世祖均世居宛丘,無人遷徙。到越公時代(即東周中葉),越公為手下大夫慶父所弒。周天子名下的封國――陳國也為楚惠王所滅,傳承約600年的陳國歷史由此而終)。

【二十一世】衍,諱衍,字法章,生周赦王時,楚伐陳,舜廟不祀,乃載主以逃由陳州徙陽武戶鏞鄉落籍繁衍,生子二,長璉,次璵。
【二十二世】璉,衍長子,周赦王時領爵姓陳。
【二十二世】璵,衍次子,字伯奇,周赦王時領謚姓胡(始姓胡),生子澄。
(按:春秋時期胡氏遭亂被楚所滅,為避株連,胡璉公改為國姓即陳璉,支分別派,成為陳姓始祖。胡玙公因保身立節,仍以胡姓。從此時起,同胞兄弟分為胡陳兩姓。)

【二十三世】澄,字汝青,生周赦王時,陳國被楚國所滅之后,為躲避戰亂,澄公從世居地宛丘遷往安定(今甘肅鎮原縣境內),并以滿公謚號胡為姓,成為胡氏受姓祖。時爵滅為民。配蔡氏,生子貴。嫡傳(澄公為胡姓始祖)。
【二十四世】貴,字德高,生秦昭王時,配鄢氏,生子鱗。
【二十五世】鱗,字連珍,生田齊昏王時,仕齊為大夫。生子煥。
【二十六世】煥,字可聚,生田齊襄王時,生子弘。
【二十七世】弘,字志道,生秦始皇時(公元前221-210年),秦一世時仕秦授秘書少監,以治績著。生子武臣。
【二十八世】武臣,字希旦 ,生秦二世時(公元前209-207年),為陳勝司馬,生子懷。
【注:從二十三世到二十八世生活在我國周、秦時期】
【二十九世】懷,字子思,號懷寧,生漢高祖時,生子安。
【三十  世】安,號永寧,生漢惠帝時,卒于漢文帝時。安公因是著名儒學家,講學白鹿山,司馬相如曾授業。奉詔四川講學,遂自安定遷居于臨邛(今四川邛崍市)。生子鑑。
【三十一世】鑑,字束明(又曰秉明),生漢文帝時,漢文帝后元(前143-141)間仕漢任主爵都尉,以治跡著聞。詔賜縑帛。生子源。
(按:有資料記載:懷子安,字仁覆,漢初講學白鹿山中,司馬相如曾受業;安子益,字大受,漢后元(前143-141)間由臨邛遷河東(今山西黃河流域以東);益子鑒,字秉明。此處上下當有誤)。
【三十二世】源,字致遠,號汝本,漢景帝(公元前156-141年)時任密縣縣令,刑政清明,民安其業。生子景。
【三十三世】景,字朝京,生漢武帝(公元前140-前88年)時,漢武帝元狩中(約公元前122-117年)奉詔出任河南尹(執掌地方軍政大權的最高首長),遂自臨邛遷居于侯氏(今河南省偃師市)。配朱氏,生子昭。
【三十四世】昭,字惟鑑,號永昭,生漢武帝時,生子建。
【三十五世】建,字則立,號卓然,生漢昭帝元鳳間,公元前80-75年為渭城令,遂家于渭城(今陜西長安縣西)。民懷其惠,以祠祀之,生子涵(《漢書--卷六十七--胡建》記載:胡建字子孟,河東人也。孝武天漢中,守軍正丞,貧亡車馬,常步與走卒起居,所以尉薦走卒,甚得其心。時監軍御史為奸,穿北軍壘垣以為賈區,建欲誅之,乃約其走卒曰:“我欲與公有所誅,吾言取之則取,斬之則斬!庇谑钱斶x士馬日,監御史與護軍諸校列坐堂皇上,建從走卒趨至堂皇下拜謁,因上堂皇,走卒皆上。建指監御史曰:“取彼!弊咦淝耙废绿没。建曰:“斬之!彼鞌赜。護軍諸校皆愕驚,不知所以。建亦已有成奏在其懷中,遂上奏曰:“臣聞軍法,立武以威眾,誅惡以禁邪。今監御史公穿軍垣以求賈利,私買賣以與士市,不立剛毅之心,勇猛之節,亡以帥先士大夫,尤失理不公。用文吏議,不至重法!饵S帝李法》曰:‘壁壘已定,穿窬不由路,是謂奸人,奸人者殺!贾敯窜姺ㄔ唬骸鰧賹④,將軍有罪以聞,二千石以下行法焉!┯谟梅ㄒ,執事不諉上,臣謹以斬,昧死以聞!敝圃唬骸啊端抉R法》曰‘國容不入軍,軍容不入國’,何文吏也?三王或誓于軍中,欲民先成其慮也;或誓于軍門之外,欲民先意以待事也;或將交刃而誓,致民志也!ㄓ趾我裳?”建由是顯名。后為渭城令,治甚有聲。值昭帝幼,皇后父上官將軍安與帝姊蓋主私夫丁外人相善。外人驕恣,怨故京兆尹樊福,使客射殺之?完肮鲝],吏不敢捕。渭城令建將吏卒圍捕。蓋主聞之,與外人、上官將軍多從奴客往,奔射追吏,吏散走。主使仆射劾渭城令游徼傷主家奴。建報亡它坐。蓋主怒,使人上書告建侵辱長公主,射甲舍門。知吏賊傷奴,辟報故不窮審。大將軍霍光寢其奏。后光病,上官氏代聽事,下吏捕建,建自殺。吏民稱冤,至今渭城立其祠)。
(按:據古代文獻記載,胡氏在安定出現很早,最早的胡姓人物是西漢的胡建。漢代有兩個胡建,一為《漢書》所載的胡建,字子孟,河東人,曾擔任過軍正丞、渭城令等官職;一為漢人應邵《風俗通義》所載的胡建,字伊伯,河南汝陽人。他先是在安定太守、司空虞放手下當掾吏,等到虞放遜位還家后,他被任命為安定郡主簿,后來當了安定太守)。

【三十六世】涵,字象春,號默深,生漢宣帝時,公元前73-49年為右補闕,左拾遺,多益,帝最重之。遷都尉生子文。
【三十七世】文,字經緯,號有裴,生漢元帝時,生子敏。漢元帝時由渭城遷南郡華容(今湖北監利縣)。
【三十八世】敏,字好學,號惟孜,生漢成帝時,生子崇。
【三十九世】崇,字志高,生漢成帝時,漢成帝建始(前32-29)間為太常丞。生子惠。
【四十世】惠,字以濟,號達施,生漢平帝時,哀平時為治栗內史,因王莽亂國,掛官而去,致仕隱居。生子簡。
【四十一世】簡,又名剛,字尚質,新莽時大司農馬宮辟之,解其衣冠懸府門而去,亡命交趾,莽敗乃歸。生子元成。
【注:從二十九世到四十一世生活在西漢、新莽 時期】
【四十二世】元成,又曰玄成,字功立,東漢建武間(約公元25-55年),奉詔出仕右扶風尹(今陜西扶風縣)御寇有功,遂自侯氏遷居于華容(今湖北省監利縣)。配翟氏,生子聰。
【四十三世】聰,字汝明(又曰通明),生漢武帝時,后漢明帝永平年中為副將尉,從耿恭屯田西域,生子崇禧。
【四十四世】崇禧,字奇德(又曰德明),生漢章帝時,章平元和中因從班超平西域薦為校尉,討西域有功封武成候, 生子賢。
【四十五世】賢,字大才,號有德,生漢章帝時,生子輝、騰。
【四十六世】輝,字廷光,又曰貢。生漢和帝時,安帝永初中(107-113年)為交趾都尉,招降撫叛,邊境以寧。生子三,伯遂,伯始,伯南。
【四十六世】騰,字子升,順帝永和(136-141)間任少師。
【四十七世】伯始(91~172),字廣,號建初,監利人。漢安帝時官拜太尉,五遷尚書,歷事東漢的安帝、順帝、沖帝、質帝、桓帝、靈帝。為官三十多年,可謂六朝元老。在朝野享有很高的聲望。當時流傳著一句話:“萬事不理問伯始(胡廣字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 與陳蓄皆為臺閣舊臣,任太學仕。生子平。
(按,胡廣為南郡華容人,父胡寵,子胡寧,此處上下當有誤。胡廣的父親胡寵(73—150)為交趾都尉,母親為江陵黃氏(75—93)。其母親姓黃,胡廣的名字“廣”,本身含有其母姓黃的信息,因而名“廣”。胡廣兩歲喪母,所以《后漢書》稱其“少孤貧”。胡廣的父親胡寵后又娶了原配的妹妹黃列嬴為妻,有文獻說胡廣父母早亡,遂稱其“少孤貧”,這是錯誤的。同時有資料記載:“胡廣本姓黃,以五月五日生,俗謂惡月,父母惡之,藏之葫蘆,棄之河流岸側。居人收養之。及長,有盛名,父母欲取之,廣以為背其所生則害義,背其所養則忘恩,兩無所歸;以其托葫蘆而生也,乃姓胡,名廣。後登三司,有中庸之號。廣後不治本親服,世以為譏”,這更是錯誤。已由《后漢書》的記載、蔡邕的《蔡中郎文集》的記載、《南郡華容胡氏族譜》的記載所否定!逗鬂h書--卷四十四列傳第三十四--胡廣》記載:胡廣字伯始,南郡華容人也。六世祖剛,清高有志節。平帝時,大司徒馬宮辟之。值王莽居攝,剛解其衣冠,縣府門而去,遂亡命交阯,隱于屠肆之間。后莽敗,乃歸鄉里。父貢,交阯都尉。廣少孤貧,親執家苦。長大,隨輩入郡為散吏。太守法雄之子真,從家來省其父。真頗知人。會歲終應舉,雄敕真助其求才。雄因大會諸吏,真自于牖間密占察之,乃指廣以白雄,遂察孝廉。既到京師,試以章奏,安帝以廣為天下第一。旬月拜尚書郎,五遷尚書仆射。順帝欲立皇后,而貴人有寵者四人,莫知所建,議欲探籌,以神定選。廣與尚書郭虔、史敞上疏諫曰:“竊見詔書以立后事大,謙不自專,欲假之籌策,決疑靈神。篇籍所記,祖宗典故,未嘗有也。恃神任筮,既不必當賢;就值其人,猶非德選。夫岐嶷形于自然,伣天必有異表。宜參良家,簡求有德,德同以年,年鈞以貌,稽之典經,斷之圣慮。政令猶汗,往而不反。詔文一下,形之四方。臣職在拾遺,憂深責重,是以焦心,冒昧陳聞!钡蹚闹,以梁貴人良家子,定立為皇后。時,尚書令左雄議改察舉之制,限年四十以上,儒者試經學,文吏試章奏。廣復與敞、虔止書駁之,曰:臣聞君以兼覽博照為德,臣以獻可替否為忠!稌份d稽疑,謀及卿士;《詩》美先人,詢于芻蕘。國有大政,必議之于前訓,咨之于故老,是以慮無失策,舉無過事,竊見尚書令左雄議郡舉孝廉,皆限年四十以上,諸生試章句,文吏試箋奏。明詔既許,復令臣等得與相參。竊惟王命之重,載在篇典,當令縣于日月,固于金石,遺則百王,施之萬世!对姟吩疲骸疤祀y諶斯,不易惟王!笨刹簧髋c!蓋選舉因才,無拘定制。六奇之策,不出經學;鄭、阿之政,非必章奏。甘、奇顯用,年乖強仕;終、賈揚聲,亦在弱冠。漢承周、秦,兼覽殷、夏,祖德師經,參雜霸軌,圣主賢臣,世以致理,貢舉之制,莫或回革。今以一臣之言,劃戾舊章,便利未明,眾心不CA75。矯枉變常,政之所重,而不訪臺司,不謀卿士。若事下之后,議者剝異,異之則朝失其便,同之則王言已行。臣愚以為可宣下百官,參其同異,然后覽擇勝否,詳采厥衷。敢以瞽言,冒干天禁,惟陛下納焉。帝不從。時,陳留郡缺職,尚書史敞等薦廣。曰:“臣聞德以旌賢,爵以建事,‘明試以功’《典謨》所美,‘五服五章’,天秩所作,是以臣竭其忠,君豐其寵,舉不失德,下忘其死。竊見尚書仆射胡廣,體真履規,謙虛溫雅,博物洽聞,探賾窮理,《六經》典奧,舊章憲式,無所不覽。柔而不犯,文而有禮,忠貞之性,憂公如家。不矜其能,不伐其勞,翼翼周慎,行靡玷漏。密勿夙夜,十有余年,心不外顧,志不茍進。臣等竊以為廣在尚書,劬勞日久,后母年老,既蒙簡照,宜試職千里,匡寧方國。陳留近郡,今太守任缺。廣才略深茂,堪能撥煩,愿以參選,紀綱頹俗,使束脩守善,有所勸仰!睆V典機事十年,出為濟陰太守,以舉吏不實免。復為汝南太守,入拜大司農。漢安元年,遷司徒。質帝崩,代李固為太尉,錄尚書事。以定策立桓帝,封育陽安樂鄉侯。以病遜位。又拜司空,告老致仕。尋以特進征拜太常,遷太尉,以日食免。復為太常,拜太尉。延熹二年,大將軍梁冀誅,廣與司徒韓縯、司空孫朗坐不衛宮,皆減死一等,奪爵土,免為庶人。后拜太中大夫、太常。九年,復拜司徒。靈帝立,與太傅陳蕃參錄尚書事,復封故國。以病自乞。會蕃被誅,代為太傅,總錄如故!r年已八十,而心力克壯,繼母在堂,朝夕瞻省,傍無幾杖,言不稱老。及母卒,居喪盡哀,率禮無愆。性溫柔謹素,常遜言恭色。達練事體,明解朝章。雖無謇直之風,屢有補闕之益。故京師諺曰:“萬事不理問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奔肮怖罟潭ú,大議不全,又與中常侍丁肅婚姻,以此譏毀于時。自在公臺三十余年,歷事六帝,禮任甚優,每遜位辭病,及免退田里,未嘗滿歲,輒復升時。凡一履司空,再作司徒,三登太尉,又為太傅。其所辟命,皆天下名士。與故吏陳蕃、李咸并為三司。蕃等每朝會,輒稱疾避廣,時人榮之。年八十二,熹平元年薨。使五官中朗將持節奉策贈太傅、安樂鄉侯印綬,給東園梓器,謁者護喪事,賜冢塋于原陵,謚文恭侯,拜家一人為郎中。故吏自公、卿、大夫、博士、議郎以下數百人,皆缞绖殯位,自終及葬。漢興以來,人臣之盛,未嘗有也)。

【四十八世】平,字永中(又曰元中),生漢順帝時,建康元年(144)為沛縣令,歷遷侍中。生子二玉、班。
【四十九世】二玉,靈帝建寧(168-169)間由南郡華容遷居臨涇。
【四十九世】班,字一奇(又曰一齊),生漢桓帝時,為執金吾大將軍。獻帝興平中,討平董卓之亂。生子辛。
【注:從四十二世到四十九世生活在東漢時期】
【五十世】辛,字廣勤,生漢靈帝時,因避世仇,遂自華容遷居壽春(今安徽壽縣),為安徽始祖配夏侯氏,生子貞。
【五十一世】貞,字守正(又曰正固),更名敏,字通達。生漢獻帝時。輔魏武(曹操)開基;魏文帝時(公元220至223年)出仕淮西都督,封樂定侯(一說永寧侯)。配吳氏,生子質。
【五十二世】質 ,字文德,壽春人,生漢獻帝時,魏正元間(公元254至256年),出仕荊州刺史,累遷大都督。歷仕四帝,清忠,帝稱嘉之,賜谷二千石,帛三百匹,賜爵關內侯。死于250年(嘉平二年)。自武陵石公橋遷居于壽春(今安徽省壽縣)。配陶氏,生子威(《三國志--魏書二十七--胡質》記載:胡質字文德,楚國壽春人也。少與蔣濟、硃績俱知名於江、淮間,仕州郡。蔣濟為別駕,使見太祖。太祖問曰:“胡通達,長者也,寧有子孫不?”濟曰:“有子曰質,規模大略不及於父,至於精良綜事過之!卑负献V:通達名敏,以方正徵。太祖即召質為頓丘令?h民郭政通於從妹,殺其夫程他,郡吏馮諒系獄為證。政與妹皆耐掠隱抵,諒不勝痛,自誣,當反其罪。質至官,察其情色,更詳其事,檢驗具服。入為丞相東曹議令史,州請為治中。將軍張遼與其護軍武周有隙。遼見刺史溫恢求請質,質辭以疾。遼出謂質曰:“仆委意於君,何以相辜如此?”質曰:“古人之交也,取多知其不貪,奔北知其不怯,聞流言而不信,故可終也。武伯南身為雅士,往者將軍稱之不容於口,今以睚眥之恨,乃成嫌隙。睚,五賣反。眥,士賣反。況質才薄,豈能終好?是以不原也!边|感言,復與周平。虞預晉書曰:周字伯南,沛國竹邑人。位至光祿大夫。子陔,字元夏。陔及二弟韶、茂,皆總角見稱,并有器望,雖鄉人諸父,未能覺其多少。時同郡劉公榮,名知人,嘗造周。周謂曰:“卿有知人之明,欲使三兒見卿,卿為目高下,以效郭、許之聽可乎?”公榮乃自詣陔兄弟,與共言語,觀其舉動。出語周曰:“君三子皆國士也。元夏器量最優,有輔佐之風,展力仕宦,可為亞公。叔夏、季夏,不減常伯、納言也!壁肷俪鍪嘶,歷職內外,泰始初為吏部尚書,遷左仆射、右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卒於官。陔以在魏已為大臣,本非佐命之數,懷遜讓,不得已而居位,故在官職,無所荷任,夙夜思恭而已。終始全潔,當世以為美談。韶歷二官吏部郎。山濤啟事稱韶清白有誠,終於散騎常侍。茂至侍中、尚書。潁川荀愷,宣帝外孫,世祖姑子,自負貴戚,要與茂交。茂拒而不答,由是見怒。元康元年,楊駿被誅。愷時為尚書仆射,以茂駿之姨弟,陷為駿黨,遂枉見殺,眾咸冤痛之。太祖辟為丞相屬。黃初中,徙吏部郎,為常山太守,遷任東莞。士盧顯為人所殺,質曰:“此士無讎而有少妻,所以死乎!”悉見其比居年少,書吏李若見問而色動,遂窮詰情狀。若即自首,罪人斯得。每軍功賞賜,皆散之於眾,無入家者。在郡九年,吏民便安,將士用命。遷荊州刺史,加振威將軍,賜爵關內侯。吳大將硃然圍樊城,質輕軍赴之。議者皆以為賊盛不可迫,質曰:“樊城卑下,兵少,故當進軍為之外援;不然,危矣!彼炖毡R圍,城中乃安。遷征東將軍,假節都督青、徐諸軍事。廣農積谷,有兼年之儲,置東征臺,且佃且守。又通渠諸郡,利舟楫,嚴設備以待敵。海邊無事。性沉實內察,不以其節檢物,所在見思。嘉平二年薨,家無馀財,惟有賜衣書篋而已。軍師以聞,追進封陽陵亭侯,邑百戶,謚曰貞侯。子威嗣。六年,詔書褒述質清行,賜其家錢谷。語在徐邈傳。威,咸熙中官至徐州刺史,晉陽秋曰:威字伯虎。少有志尚,厲操清白。質之為荊州也,威自京都省之。家貧,無車馬童仆,威自驅驢單行,拜見父。停廄中十馀日,告歸。臨辭,質賜絹一疋,為道路糧。威跪曰:“大人清白,不審於何得此絹?”質曰:“是吾俸祿之馀,故以為汝糧耳!蓖苤,辭歸。每至客舍,自放驢,取樵炊爨,食畢,復隨旅進道,往還如是。質帳下都督,素不相識,先其將歸,請假還家,陰資裝百馀里要之,因與為伴,每事佐助經營之,又少進飲食,行數百里。威疑之,密誘問,乃知其都督也,因取向所賜絹答謝而遣之。后因他信,具以白質。質杖其都督一百,除吏名。其父子清慎如此。於是名譽著聞,歷位宰牧。晉武帝賜見,論邊事,語及平生。帝嘆其父清,謂威曰:“卿清孰與父清?”威對曰:“臣不如也!钡墼唬骸耙院螢椴蝗?”對曰:“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恐人不知,是臣不如者遠也!惫僦燎皩④、青州刺史。太康元年卒,追贈鎮東將軍。威弟羆,字季象,征南將軍;威子奕,字次孫,平東將軍;并以潔行垂名。有殊績,歷三郡守,所在有名。卒於安定)。
【注:從五十世到五十二世生活在三國時期】
【五十三世】威,字伯虎,仕魏至荊州刺史,晉武咸寧中復遷徐州刺史,父子朝野稱羨。太康元年(280)卒于安定刺史任內,遂由壽春而家于安定(今寧夏固原),胡氏“安定世家”蓋緣于此安定即由此始。卒后,追贈鎮東將軍。生子憲(《晉書--卷九十-胡威》記載:胡威,字伯武,一名貔;茨蠅鄞喝艘。父質,以忠清著稱,少與鄉人蔣濟、硃績俱知名于江淮間,仕魏至征東將軍、荊州刺史。威早厲志尚。質之為荊州也,威自京都定省,家貧,無車馬僮仆,自驅驢單行。每至客舍,躬放驢,取樵炊爨,食畢,復隨侶進道。既至,見父,停廄中十余日。告歸,父賜絹一匹為裝。威曰:“大人清高,不審于何得此絹?”質曰:“是吾俸祿之余,以為汝糧耳!蓖苤,辭歸。質帳下都督先威未發,請假還家,陰資裝于百余里,要威為伴,每事佐助。行數百里,威疑而誘問之,既知,乃取所賜絹與都督,謝而遣之。后因他信以白質,質杖都督一百,除吏名。其父子清慎如此。于是名譽著聞。拜侍御史,歷南鄉侯、安豐太守,遷徐州刺史。勤于政術,風化大行。后入朝,武帝語及平生,因嘆其父清,謂威曰:“卿孰與父清?”對曰:“臣不如也!钡墼唬骸扒涓敢院蝿僖?”對曰:“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恐人不知,是臣不及遠也!钡垡酝灾倍,謙而順。累遷監豫州諸軍事、右將軍、豫州刺史,入為尚書,加奉車都尉。威嘗諫時政之寬,帝曰:“尚書郎以下,吾無所假借!蓖唬骸俺贾,豈在丞郎令史,正謂如臣等輩,始可以肅化明法耳!卑萸皩④、監青州諸軍事、青州刺史,以功封平春侯。太康元年,卒于位,追贈使持節、都督青州諸軍事、鎮東將軍,余如故,謚曰烈。子奕嗣。奕字次孫,仕至平東將軍。威弟羆,字季象,亦有干用,仕至益州刺史、安東將軍)。
【五十四世】憲,字可法,生晉武帝時,生子彪。
【五十五世】彪,字世勇,號始虎,生晉武帝時,生子奮。
【五十六世】奮(?~288),字有志(又曰有為),號玄威,生晉惠帝時。西晉(公元265-317年)晉懷帝永嘉中永嘉間(公元307至313年)任淮安邳州司馬,出仕左仆射,封鎮國大將軍。愛桐柏山水,遂自安定而移邳州宿遷(今江蘇宿遷)縣,為邳州宿遷始祖。配梅氏,生子華,生女芳。泰始九年(公元273年)胡芳選為晉武帝(司馬炎)貴妃。胡家由此成為地位顯赫的外戚之家。 自安定以來,胡氏從此復顯,也從居民籍變為居官籍。(《晉書--卷五十七--胡奮》記載:胡奮,字玄威,安定臨涇人也,魏車騎將軍陰密侯遵之子也。奮性開朗,有籌略,少好武事。宣帝之伐遼東也,以白衣侍從左右,甚見接待。還為校尉,稍遷徐州刺史,封夏陽子。匈奴中部帥劉猛叛,使驍騎路蕃討之,以奮為監軍、假節,頓軍硜北,為蕃后繼。擊猛,破之,猛帳下將李恪斬猛而降。以功累遷征南將軍、假節、都督荊州諸軍事,遷護軍,加散騎常侍。奮家世將門,晚乃好學,有刀筆之用,所在有聲績,居邊特有威惠。泰始末,武帝怠政事而耽于色,大采擇公卿女以充六宮,奮女選入為貴人。奮唯有一子,為南陽王友,早亡。及聞女為貴人,哭曰:“老奴不死,唯有二兒,男入九地之下,女上九天之上!眾^既舊臣,兼有椒房之助,甚見寵待。遷左仆射,加鎮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時楊駿以后父驕傲自得,奮謂駿曰:“卿恃女更益豪邪?歷觀前代,與天家婚,未有不滅門者,但早晚事耳。觀卿舉措,適所以速禍!彬E曰:“卿女不在天家乎?”奮曰:“我女與卿女作婢耳,何能損益!”時人皆為之懼,駿雖銜之,而不能害。后卒于官,贈車騎將軍,謚曰壯。奮兄弟六人,兄廣,弟烈,并知名。廣字宣祖,位至散騎常侍、少府。廣子喜,字林甫,亦以開濟為稱,仕至涼州刺史、建武將軍、假節、護羌校尉。列字武玄,為將伐蜀。鐘會之反也,烈與諸將皆被閉。烈子世元,時年十八,為士卒先,攻殺會,名馳遠近。烈為秦州刺史,及涼州叛,烈屯于萬斛堆,為虜所圍,無援,遇害)。
(按:史籍上最早注明安定人的是胡遵。據《三國志》記載,胡遵是安定臨涇人,以才兼文武,累居藩鎮,位至車騎將軍。他有6個兒子,其中以胡奮最為有名。胡奮從小愛軍事,頗具謀略之才。他生逢西晉時代,曾從晉宣帝攻伐遼東,因戰功被封為夏陽子,累遷征南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后來鎮守邊關要地,政績顯著,升任左仆射,大將軍。胡奮的兄弟胡廣、胡烈、胡歧也知名當世,分別擔任過少府、素州刺史、并州刺史等官職。因此從四十七世到五十六世之間存在有誤)。
【注:從五十三世到五十六世生活在西晉時期】
【五十七世】華,字英彥,號世,生晉元帝時,生子哲。
【五十八世】哲,字睿明(又曰浚明),號若智,晉安帝時(397-419年)參劉宋之軍事,襲父蔭封驃騎將軍。配石氏,生子二,長子明之,次子懦(他遷)。哲公遂自宿遷復遷于武陵石公橋(今湖南省常德市)。
【五十九世】明之,名彬,字明之,一字用光。生晉康帝時。東晉中葉(公元343至373年),入參東晉大將劉牢之軍事,因擊前秦王符堅有功,加左仆射。配米氏,生子八,依次為:德洋、德溢、德昭、德基、德溥、德彰、德潤、德盛。德洋、德溢、德昭、德溥、德彰、德潤、德盛七子傳衍不詳。唯四子德基傳衍甚繁,各有世次。     
【六十世】德基,字履,一字本立。生晉哀帝時。翰林學士。公元361至365年間,出仕西晉江州(古豫章,今江西南昌)刺史,遇兵變殞命,葬于衡山之麓(今長沙岳麓山),始居長沙。配黃氏,生二十三子,以寧為字。長子同寧,次子祿寧,俱居淮南(今安徽壽縣);三子懷寧,居奉新華林(今江西省奉新縣華林鎮);四子處寧,居荊南(今湖北荊州);五子邵寧,居巴陵(今湖南岳陽);六子壹寧,居大廣(今江西婺源縣西南);七子有寧,居巴陵;八子孕寧,居巴陵;九子碩寧,居大廣;十子邦寧,十一子權寧,居處不詳。十二子相寧,居新喻玉界(今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十三子可寧,十四大寧,俱居太原(今山西太原);十五仕寧,居荊南;十六游寧,居太原;十七渡寧,十八溫寧,俱居荊南;十九泳寧,居太原;二十漲寧,居吉安(今江西安?h);二十一平寧,居湖南(今湖南衡陽);二十二棲寧,二十三程寧,俱居潭州(今湖南長沙)。
(按:華林胡氏、晉陵(今江蘇省常州市)胡氏、崇安(今福建省武夷山市)胡氏、廬陵(今江西省吉安市)胡氏、海陵(今浙江省寧海市)胡氏、績溪(今安徽省績溪縣)三胡(明經胡氏、金紫胡氏、尚書胡氏)等,皆發脈于“八德”、“二十三寧”)
【六十一世】懷寧,字世康,生晉孝武帝時,為驃騎將軍,生子隋。
【六十二世】隋,生晉孝武帝時,任九江散騎常侍,生子仲任。
【六十三世】仲任,生晉安帝時,任治書侍御史,生子藩。
【注:從五十七世到六十三世生活在東晉時期】
【六十四世】藩,字道序,號永維,生于公元372年東晉簡文帝二年,仕劉宋,元嘉中為太子左將軍,生子六十人,事見宋史,賜土豫章之西,愛華林之山水而居,卒于宋文帝十一年(公元434年),享年62年,歿后追封謚號為“壯侯”。生子鎮、鍬、金壹、誕世、茂世、遵世等60人(東晉末年,中原大戰,晉皇朝走向滅亡,出現了南北分治的分裂局面,歷史上稱之為南北朝。南朝有宋、齊、梁、陳,北朝有北魏、東魏、西魏、西夏、北涼、北京、北周。大將軍劉裕軍權在握,于公元420年始建南朝,國號為宋武帝,歷史上稱之為南朝劉宋。 胡藩參與了南朝劉宋建國之君劉裕一系列政治、軍事活動,才略超群,被譽為“江右俊杰”。南朝劉宋文帝元嘉四年(公元427年)任建武將軍,后守衛廣陵(今江蘇揚州)兼任廣陵太守,晚年任太子在左衛將軍,封土豫章之西,愛新吳華林山水之美而定居于此。故尊稱藩公為華林胡氏始祖、一世祖。南朝齊、梁時代史學家沈約著《宋書》,初唐李大師、李延壽父子著的《南史》,均有《胡藩列傳》。按,有資料記載藩公系胡氏鼻祖滿公62世孫!端螘-列傳第十--胡籓》記載:胡籓,字道序,豫章南昌人也。祖隨,散騎常侍。父仲任,治書侍御史;O少孤,居喪以毀稱。太守韓伯見之,謂籓叔尚書少廣曰:“卿此侄當以義烈成名!敝莞僬,不就。須二弟冠婚畢,乃參郗恢征虜軍事。時殷仲堪為荊州刺史,籓外兄羅企生為仲堪參軍,籓請假還,過江陵省企生。仲堪要籓相見,接待甚厚;O因說仲堪曰:“桓玄意趣不常,每怏怏于失職。節下崇待太過,非將來之計也!敝倏吧粣;O退而謂企生曰:“倒戈授人,必至之禍。若不早規去就,后悔無及!毙韵目谝u仲堪,籓參玄后軍軍事。仲堪敗,企生果以附從及禍;O轉參太尉、大將軍、相國軍事。義旗起,玄戰敗將出奔,籓于南掖門捉玄馬控,曰:“今羽林射手猶有八百,皆是義故西人,一旦舍此,欲歸可復得乎?”玄直以馬鞭指天而已,于是奔散相失。追及玄于蕪湖,玄見籓,喜謂張須無曰:“卿州故為多士,今乃復見王叔治!鄙B渲畱,籓艦被燒,全鎧入水潛行三十許步,方得登岸。義軍既迫,不復得西,乃還家。高祖素聞籓直言于殷氏,又為玄盡節,召為員外散騎侍郎,參軍軍事。從征鮮卑,賊屯聚臨朐,籓言于高祖曰:“賊屯軍城外,留守必寡,今往取其城,而斬其旗幟,此韓信所以克趙也!备咦婺饲蔡瓷嘏c籓等潛往,既至,即克其城。賊見城陷,一時奔走,還保廣固累月。將拔之夜,佐史并集,忽有鳥大如鵝,蒼黑色,飛入高祖帳里,眾皆駭愕,以為不祥;O起賀曰:“蒼黑者,胡虜之色,胡虜歸我,大吉之祥也!泵鞯,攻城,陷之。從討盧循于左里,頻戰有功,封吳平縣五等子,除正員郎。尋轉寧遠將軍、鄱陽太守。從伐劉毅。毅初當之荊州,表求東道還京辭墓,去都數十里,不過拜闕。高祖出倪塘會之;O勸于坐殺毅,高祖不從。至是謂籓曰:“昔從卿倪塘之謀,無今舉也!庇謴恼魉抉R休之。復為參軍,加建武將軍,領游軍于江津。徐逵之敗沒,高祖怒甚,即日于馬頭岸渡江,而江津岸峭,壁立數丈,休之臨岸置陣,無由可登。高祖呼籓令上,籓有疑色,高祖奮怒,命左右錄來,欲斬之;O不受命,顧曰:“籓寧前死耳!”以刀頭穿岸,少容腳指,于是徑上,隨之者稍多。既得登岸,殊死戰,賊不能當,引退。因而乘之,一時奔散。高祖伐羌,假籓寧朔將軍,參太尉軍事,統別軍。至河東,暴風漂籓重艦渡北岸,索虜牽得此艦,取其器物;O氣厲心憤,率左右十二人,乘小船徑往河北。賊騎五六百見籓來,并笑之;O素善射,登岸射,賊應弦而倒者十許人,賊皆奔退,悉收所失而反。又遣籓及硃超石等追索虜于半城,虜騎數重,籓及超石所領皆割配新軍,不盈五千,率厲力戰,大破之。又與超石等擊姚業于蒲坂,超石失利退還,籓收超石成舍資實,徐行而反,業不敢追。高祖還彭城,參相國軍事。時盧循余黨與蘇淫賊大相聚結,以為始興相。論平司馬休之及廣固功,封陽山縣男,食邑五百戶。少帝景平元年,坐守東府,開掖門,免官,尋復其職。元嘉四年,遷建武將軍、江夏內史。七年,征為游擊將軍。到彥之北伐,南兗州刺史長沙王義欣進據彭城,籓出戍廣陵,行府州事。轉太子左衛率。十年,卒,時年六十二,謚曰壯侯。子隆世嗣,官至西陽太守。隆世卒,子乾秀嗣;O庶子六十人,多不遵法度;O第十四子遵世,為臧質寧遠參軍,去職還家,與孔熙先同逆謀,高祖以籓功臣,不欲顯其事,使江州以他事收殺之。二十四年,籓第十六子誕世、第十七子茂世率群從二百余人攻破郡縣,殺太守桓隆之、令諸葛和之,欲奉庶人義康。值交州刺史檀和之至豫章,討平之。誕世兄車騎參軍新興太守景世、景世弟寶世,詣廷尉歸罪,并徙遠州。乾秀奪國。世祖初,徙者并得還)。
【六十五世】鎮,字伯定,號隆世。宋文帝時任西陽(黃州府西陽郡)太守,宋明帝泰始中為員外郎。生子諧之。
【六十五世】鍬,字仲器,號景世,官至車騎參軍,新興太守。
【六十五世】金壹,字季真,號茂世,文帝時任刺史
【六十五世】誕世、茂世,欲奉庶人劉義康,率郡從二百余人攻破郡縣,交州刺史檀和之領兵到豫章討平,歸罪徙邊遠州郡,后來得還故里。
【六十五世】遵世,曾為寧遠參軍,后去職述家,與孔熙先同謀宋文帝,事發,宋文帝因礙藩立過大功的面子,“不欲顯其事,使江州以他事殺之”。

                      【注:六十四世到六十五世生活在南北朝的南宋時期】
【六十六世】諧之,字乾秀,號元孚,劉宋孝武帝時,官太子中庶子領左衛,梁州刺史,生子時顯(生活在南北朝北齊時期,《南齊書》有傳)。
【六十七世】時顯,字元達,生劉宋順帝時,仕南齊,官京兆尹。生子珍。
【六十八世】珍,又曰真,字法吾,生梁武帝時,仕梁,官寧遠節度使,遷容州刺史,封淮西永寧侯生子順。
【六十九世】順,字信受,生梁武帝時,仕梁,官懷州判官,生子穎。
【注:從六十七世到六十九世生活在南梁時期】
【七十世】穎,字能悟,生子湛。仕梁,封漢陽縣侯,食邑五百戶;仕南朝陳,陳文帝時為永州主簿,武帝時為左衛將軍,除吳興太守,卒謚壯侯,創基吳興,為浙江始祖(生活在南陳時期)。

【七十一世】湛,字一清,仕隋,仁壽(601-604)中官永寧主簿,升吳興太守。生子宣。
【七十二世】宣,字甚輝,生隋文帝時,為愛德縣令,加封濮陽郡錄尚書贈大師,生子秉。
(按,有資料記載:湛子興,字欽仁,仕隋,任竟陵尹,官至端居尚書;興長子僧洗,字湛煇,封爰德縣公,加封濮陽郡公,錄尚書事,贈太師,謚孝貞;僧洗長子寧,字秉然,官太師;僧洗次子實,字真夫,仕虞部員外郎;興次子宣,字子德,仕隋,任閩左僉都尉。此處上下當有誤)。

【注:從七十世到七十二世生活在隋朝時期】
【七十三世】秉,字能立(有曰能執),生隋煬帝時,仕唐,貞觀十二年(638)任宏文館講書秘書郎,太宗命與李孝恭、高士廉合修天下譜系《氏族略》。生子烈、機、原祥。
(按,從胡公滿到胡秉,根據年代計算已傳106世,有關資料和譜計算為73世當有誤)。
【七十四世】烈,字毅夫,生唐貞觀中,仕蜀主將。
【七十四世】機,字正發,生唐太宗貞觀(627-649)時,永徽元年(650)登進士第,累官至太子少保。生子晟、略。
【七十四世】原祥,字端甫,生唐貞觀(627-649)時,官禮部尚書。
【七十五世】晟,字光永,生唐高宗時。唐高宗儀鳳(676-678)中任延平尹。生子元。
【七十五世】略,字公欽。
【七十六世】元,字應魁,生唐武州時,圣歷(698-699)間官楚江黃道御史,仕東郡郎,生子曦。
【七十七世】曦,字曉明,生唐元時,開元(713-740)中,累官大鴻臚寺正卿。生子傑。
【七十八世】傑,字多能,生唐睿宗時元元年(760年),仕秘書郎,生子珣。
【七十九世】珣,字廷宇,生唐玄宗天寶(742-755)時,貞元二年(786)登天寶進士第,任少府監,多政績,卒年僧儒銘其墓,韓愈撰其碑。生子鉦儒。
【八十世】鉦儒,字國英,生唐永泰元年(765年),唐憲宗元和(806-820年)中拜振武節度使,任執金吾大將軍,生子釗、則。
【八十一世】釗,字利用,生唐肅宗時,仕建州(山西澤州)刺史仕道州刺史。生子二,復禮、克禮。
【八十一世】則,字秉真,生德宗(780-804年)間,貞元二年(786年)任集賢學士。
【八十二世】復禮,字學顏,生唐代宗時,仕冀北判官,生子修德。
【八十二世】克禮,字志顏,生唐代宗時,唐德宗年間為鹽城縣令,官至吏部尚書,生子明德。
【八十三世】修德,字廷獻,生唐德宗時,隨父仕冀北,生子學。
【八十三世】明德,字維新,生唐德宗時,累官至散騎常侍。生子應明。
【八十四世】學,字習之,生唐憲宗時,官銀青光祿大夫,出河中,徙居冀北,生子公慶。
【八十四世】應明,字仁化,生唐憲宗時,仕廣陵尉,謙謹有威,百姓歌之,  生子舜臣。
【八十五世】公慶,字士廷,生唐穆宗時,仕幽州刺史,由冀北遷石埭銀村,  生子栝
【八十五世】舜臣,字宗向,生唐穆宗時,唐懿宗咸通(806-820)間為太子中允。生子二,清獻,忠獻。
【八十六世】栝,字開運,生唐文宗時,官蔡州都督,生子黼。
【八十六世】清獻 ,足徵,生唐文宗時,為饒州判官,生子誠(清獻為藩公第24代孫,任饒 州判官。退休后“聞昭隆基址(即先輩藩公開基創業的地方)克拓,顯詩書門第、振仕宦宗風”而復居新吳華林。也就是說時隔四百多年以后重新開發華林胡氏祖居地。清獻公夫人徐氏夢北斗七星入懷而生七子,其子皆以北斗七星而取名)。
【八十六世】忠獻 ,生子赟
【八十七世】誠,字湯老,生唐僖宗時(875年),拜國子監博士,遷侍衛史,生子五,珰、瑜、 瓊、王告、球。
【八十七世】赟,字文美,號質端,于唐懿宗咸通間(861—872)遷湖南醴陵積善鄉牛齒搪。楚王馬殷至醴陵赟從之,累官文苑學士,奉使南唐,李煜嘉其才,擢翰林學士知制誥,后授樞密使。衛國公子四,鄴、權、遇、吉。
【八十八世】鄴,生霸、真、陽。

(按,很多資料和譜中記載:忠獻---霸(字長善行二世居廬陵唐未刺史吉州天性敦厚愛人下士百姓懷之以治行封廬陵群開國侯時南唐失政國勢日蹙開賓八年秋官汴京宋太祖皇帝聞其賢名見授和洲刺史改坊洲刺史歿葬廬陵士名今不可考夫人郝氏先卒于郡治贈廬陵夫人葬吉水仁壽鄉第一都)----勝(勝號茶園墓在直夏街水北茶園是也娶羅氏葬同處馬崗原子三)----雄(葬吉水漚塘娶楊氏葬澆源)----茂(葬古城娶康氏走馬山崗)----湜。此處“忠獻---霸”的記載,有關資料和譜在此上下當有誤)。

五、霸公以下世系
1、霸(字長善,生于金陵,唐未刺史吉州,封廬陵群開國侯。為吉州蘆薌城胡姓始祖)―――勝―――雄―――茂―――湜―――璉―――愷―――載―――銓(字邦衡,號澹庵,賜謚忠簡,翰林院編修,官至資政殿大學士、兵部侍郎,居吉州蘆薌城(今江西吉安)。其始終反對和議,力主抗金。當時因秦檜主和,陽奉陰違,即上疏請殺秦檜,名震朝野。秦檜怒其逆已,遂貶新州。至孝宗即位時,才官任復出,卒后謚曰“忠簡”。而其不畏權勢,忠貞愛國,被譽為“忠貫金石”! 宋史--列傳第一百三十三--胡銓》記載:胡銓,字邦衡,廬陵人。建炎二年,高宗策士淮海,銓因御題問“治道本天,天道本民”,答云:“湯、武聽民而興,桀、紂聽天而亡。今陛下起干戈鋒鏑間,外亂內訌,而策臣數十條,皆質之天,不聽于民!庇种^:“今宰相非晏殊,樞密、參政非韓琦、杜衍、范仲淹!辈呷f余言,高宗見而異之,將冠之多士,有忌其直者,移置第五。授撫州軍事判官,未上,會隆祐太后避兵贛州,金人躡之,銓以漕檄攝本州幕,募鄉丁助官軍捍御,第賞轉承直郎。丁父憂,從鄉先生蕭楚學《春秋》。紹興五年,張浚開督府,辟湖北倉屬,不赴。有詔赴都堂審察,兵部尚書呂祉以賢良方正薦,賜對,除樞密院編修官。八年,宰臣秦檜決策主和,金使以“詔諭江南”為名,中外洶洶。銓抗疏言曰:“義不與檜等共戴天,區區之心,愿斷三人頭,竿之藁街,然后羈留虜使,責以無禮,徐興問罪之師,則三軍之士不戰而氣自倍。不然,臣有赴東海而死爾,寧能處小朝廷求活邪!”書既上,檜以銓狂妄兇悖,鼓眾劫持,詔除名,編管昭州,仍降詔播告中外。給、舍、臺諫及朝臣多救之者,檜迫于公論,乃以銓監廣州鹽倉。明年,改簽書威武軍判官。十二年,諫官羅汝楫劾銓飾非橫議,詔除名,編管新州。十八年,新州守臣張棣訐銓與客唱酬,謗訕怨望,移謫吉陽軍。二十六年,檜死,銓量移衡州。銓之初上書也,宜興進士吳師古鋟木傳之,金人募其書千金。其謫廣州也,朝士陳剛中以啟事為賀。其謫新州也,同郡王延珪以詩贈行。皆為人所訐,師古流袁州,廷珪流辰州,剛中謫知虔州安遠縣,遂死焉。三十一年,銓得自便。孝宗即位,復奉議郎、知饒州。召對,言修德、結民、練兵、觀釁,上曰:“久聞卿直諒!背舨坷晒。隆興元年,遷秘書少監,擢起居郎,論史官失職者四:一謂記注不必進呈,庶人主有不觀史之美;二謂唐制二史立螭頭之下,今在殿東南隅,言動未嘗得聞;三謂二史立后殿,而前殿不立,乞于前后殿皆分日侍立;四謂史官欲其直前,而閣門以未嘗預牒,以今日無班次為辭。乞自今直前言事,不必預牒閣門,及以有無班次為拘。詔從之。兼侍講、國史院編修官。因講《禮記》,曰:“君以禮為重,禮以分為重,分以名為重,愿陛下無以名器輕假人!庇诌M言乞都建康,謂:“漢高入關中,光武守信都。大抵與人斗,不搤其亢,拊其背,不能全勝。今日大勢,自淮以北,天下之亢與背也,建康則搤之拊之之地也。若進據建康,下臨中原,此高、光興王之計也!痹t議行幸,言者請紓其期,遂以張浚視師圖恢復,侍御史王十朋贊之?藦退拗,大將李顯忠私其金帛,且與邵宏淵忿爭,軍大潰。十朋自劾。上怒甚,銓上疏愿毋以小衄自沮。時旱蝗、星變,詔問政事闕失,銓應詔上書數千言,始終以《春秋》書災異之法,言政令之闕有十,而上下之情不合亦有十,且言:“堯、舜明四目,達四聰,雖有共、鯀,不能塞也。秦二世以趙高為腹心,劉、項橫行而不得聞;漢成帝殺王章,王氏移鼎而不得聞;靈帝殺竇武、陳蕃,天下橫潰而不得聞;梁武信朱異,侯景斬關而不得聞;隋煬帝信虞世基,李密稱帝而不得聞;唐明皇逐張九齡,安、史胎禍而不得聞。陛下自即位以來,號召逐客,與臣同召者張燾、辛次膺、王大寶、王十朋,今燾去矣,次膺去矣,十朋去矣,大寶又將去,惟臣在爾。以言為諱,而欲塞災異之源,臣知其必不能也!便層盅裕骸拔糁苁雷跒閯F所敗,斬敗將何徽等七十人,軍威大震,果敗旻,取淮南,定三關。夫一日戮七十將,豈復有將可用?而世宗終能恢復,非庸懦者去,則勇敢者出耶!近宿州之敗,士死于敵者滿野,而敗軍之將以所得之金賂權貴以自解,上天見變昭然,陛下非信賞必罰以應天不可!逼湔摷{諫曰:“今廷臣以箝默為賢,容悅為忠。馴至興元之幸,所謂‘一言喪邦’!鄙显唬骸胺乔洳宦劥!苯鹑饲蟪,銓曰:“金人知陛下銳意恢復,故以甘言款我,愿絕口勿言‘和’字!鄙弦赃吺氯袕埧,而王之望、尹穡專主和排浚,銓廷責之。兼權中書舍人、同修國史。張浚之子栻賜金紫,銓繳奏之,謂不當如此待勛臣子?Q排c銓厚,不顧也。十一月,詔以和戎遣使,大詢于庭,侍從、臺諫預議者凡十有四人。主和者半,可否者半,言不可和者銓一人而已,乃獨上一議曰:“京師失守自耿南仲主和,二圣播遷自何?主和,維揚失守自汪伯彥、黃潛善主和,完顏亮之變自秦檜主和。議者乃曰:‘外雖和而內不忘戰!讼騺頇喑颊`國之言也。一溺于和,不能自振,尚能戰乎?”除宗正少卿,乞補外,不許。先是,金將蒲察徒穆、大周仁以泗州降,蕭琦以軍百人降,詔并為節度使。銓言:“受降古所難,六朝七得河南之地,不旋踵而皆失;梁武時侯景以河南來奔,未幾而陷臺城;宣、政間郭藥師自燕云來降,未幾為中國患。今金之三大將內附,高其爵祿,優其部曲,以系中原之心,善矣。然處之近地,萬一包藏禍心,或為內應,后將噬臍,愿勿任以兵柄,遷其眾于湖、廣以絕后患!倍,兼國子祭酒,尋除權兵部侍郎。八月,上以災異避殿減膳,詔廷臣言闕政急務。銓以振災為急務,議和為闕政,其議和之書曰:自靖康迄今凡四十年,三遭大變,皆在和議,則丑虜之不可與和,彰彰然矣。肉食鄙夫,萬口一談,牢不可破。非不知和議之害,而爭言為和者,是有三說焉:曰偷懦,曰茍安,曰附會。偷懦則不知立國,茍安則不戒鴆毒,附會則覬得美官,小人之情狀具于此矣。今日之議若成,則有可吊者十;若不成,則有可賀者亦十。請為陛下極言之。何謂可吊者十?真宗皇帝時,宰相李沆謂王旦曰:“我死,公必為相,切勿與虜講和。吾聞出則無敵國外患,如是者國常亡,若與虜和,自此中國必多事矣!钡┦獠灰詾槿。既而遂和,海內乾耗,旦始悔不用文靖之言。此可吊者一也。中原謳吟思歸之人,日夜引領望陛下拯溺救焚,不啻赤子之望慈父母,一與虜和,則中原絕望,后悔何及。此可吊者二也。海、泗今日之藩籬咽喉也,彼得海、泗,且決吾藩籬以瞰吾室,扼吾咽喉以制吾命,則兩淮決不可保。兩淮不保,則大江決不可守,大江不守,則江、浙決不可安。此可吊者三也。紹興戊午,和議即成,檜建議遣二三大臣如路允迪等,分往南京等州交割歸地。一旦叛盟,劫執允迪等,遂下親征之詔,虜復請和。其反覆變詐如此,檜猶不悟,奉之如初,事之愈謹,賂之愈厚,卒有逆亮之變,驚動輦轂。太上謀欲入海,行朝居民一空,覆轍不遠,忽而不戒,臣恐后車又將覆也。此可吊者四也。紹興之和,首議決不與歸正人,口血未干,盡變前議。凡歸正之人一切遣還,如程師回、趙良嗣等聚族數百,幾為蕭墻憂。今必盡索歸正之人,與之則反側生變,不與則虜決不肯但已。夫反側則肘腋之變深,虜決不肯但已,則必別起釁端,猝有逆亮之謀,不知何以待之。此可吊者五也。自檜當國二十年間,竭民膏血以餌犬羊,迄今府庫無旬月之儲,千村萬落生理蕭然,重以蝗蟲水潦。自此復和,則蠹國害民,殆有甚焉者矣。此可吊者六也。今日之患,兵費已廣,養兵之外又增歲幣,且少以十年計之,其費無慮數千億。而歲幣之外,又有私覿之費;私覿之外,又有賀正、生辰之使;賀正、生辰之外,又有泛使。一使未去,一使復來,生民疲于奔命,帑廩涸于將迎,瘠中國以肥虜,陛下何憚而為之。此其可吊者七也。側聞虜人嫚書,欲書御名,欲去國號“大”字,欲用再拜。議者以為繁文小節不必計較,臣切以為議者可斬也。夫四郊多壘,卿大夫之辱;楚子問鼎,義士之所深恥;“獻納”二字,富弼以死爭之。今丑虜橫行與多壘孰辱?國號大小與鼎輕重孰多?“獻納”二字與再拜孰重?臣子欲君父屈己以從之,則是多壘不足辱,問鼎不必恥,“獻納”不必爭。此其可吊者八也。臣恐再拜不已必至稱臣,稱臣不已必至請降,請降不已必至納土,納土不已必至銜壁,銜壁不已必至輿櫬,輿櫬不已必至如晉帝青衣行酒然后為快。此其可吊者九也。事至于此,求為匹夫尚可得乎?此其可吊者十也。竊觀今日之勢,和決不成,儻乾剛獨斷,追回使者魏杞、康湑等,絕請和之議以鼓戰士,下哀痛之詔以收民心,天下庶乎其可為矣。如此則有可賀者亦十:省數千億之歲幣,一也;專意武備,足食足兵,二也;無書名之恥,三也;無去“大”之辱,四也;無再拜之屈,五也;無稱臣之忿,六也;無請降之禍,七也;無納土之悲,八也;無銜璧、輿櫬之酷,九也;無青衣行酒之冤,十也。去十吊而就十賀,利害較然,雖三尺童稚亦知之,而陛下不悟!洞呵镒笫稀分^無勇者為婦人,今日舉朝之士皆婦人也。如以臣言為不然,乞賜流放竄殛,以為臣子出位犯分之戒。自符離之敗,朝論急于和戎,棄唐、鄧、海、泗四州與虜矣。金又欲得商、秦地,邀歲幣,留使者魏杞,分兵攻淮。以本職措置浙西、淮東海道。時金使仆散忠義、紇石烈志寧之兵號八十萬,劉寶棄楚州,王彥棄昭關,濠、滁皆陷。惟高郵守臣陳敏拒敵射陽湖,而大將李寶預求密詔為自安計,擁兵不救。銓劾奏之,曰:“臣受詔令范榮備淮,李寶備江,緩急相援。今寶視敏弗救,若射陽失守,大事去矣!睂殤,始出師掎角。時大雪,河冰皆合,銓先持鐵錘錘冰,士皆用命,金人遂退。久之,提舉太平興國宮。乾道初,以集英殿修撰知漳州,改泉州。趣奏事,留為工部侍郎。入對,言:“少康以一旅復禹績,今陛下富有四海,非特一旅,而即位九年,復禹之效尚未赫然!庇盅裕骸八姆蕉嗨,左右不以告,謀國者之過也,宜令有司速為先備!逼蛑率。七年,除寶文閣待制,留經筵。求去,以敷文閣直學士與外祠。陛辭,猶以歸陵寢、復故疆為言,上曰:“朕志也!鼻覇柦窈螝w,銓曰:“歸廬陵,臣向在嶺海嘗訓傳諸經,欲成此書!碧刭n通天犀帶以寵之。銓歸,上所著《易》、《春秋》、《周禮》、《禮記解》,詔藏秘書省。尋復元官,升龍圖閣學士、提舉太平興國宮,轉提舉玉隆萬壽宮,進端明殿學士。六年,召歸經筵,銓引疾力辭。七年,以資政殿學士致仕。薨,謚忠簡。有《澹庵集》一百卷行于世。孫槻、榘,皆至尚書)――-泳――-槻――-火享――-坦――-疑――-齋,14世疑、15世齋由吉安遷居龍泉新林(今遂川新林)。
2、霸(字長善,生于金陵,唐未刺史吉州,封廬陵群開國侯。為吉州蘆薌城胡姓始祖)―――勝―――雄―――茂―――湜―――璉―――愷―――載――-鋒――-瀟――-義――-煜――-舉――-農――-慶康――-順可,16世順可由吉安遷居龍泉水南長房(今遂川水南)。

(按,因霸公以后的世系和分支以及基本情況,有關資料和譜記載都比較清楚,故此省略)

【注:由于有關資料和譜中的記載有些地方確有出入,為此特根據有關資料和譜記編輯本世系簡表,并在相關地方引用了歷史資料,供大家在編輯時參考】。





【江西遂龍律師事務所  胡瓊芬 整理】

                2007年10月1日

只看該作者 1 發表于: 2007-11-01
瓊芬宗親您是霸公系的人?是否把相關族譜資料拍成照片發上網.

只看該作者 2 發表于: 2007-11-01
是的,我的這編“胡氏世系考”是根據我們霸公系的譜和有關歷史資料整理的。請位伯前輩斧正。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08-04-23
瓊芬宗親,我是廣西防城港人,從族譜中記載,我也是霸公世系,霸公--(八代)胡銓公--(五代)胡梓公(胡萬九郎.其裔孫遷徙廬陵.寧都.福建汀州)--胡七郎公--胡十二郎公(即我福建永定下洋開基始祖,娶徐氏生子念七郎,又娶巫氏生子念八郎.)--(經六代)祖通公(有二位叔祖廣通公.賢通公,二位叔祖均在福建建寧,長汀縣,廣東興寧等地,祖通公遷到浙江龍游縣二十四都(舊名)--(經六代,已失傳,待查.)碧泉公(字廣淵,即我廣東廉江石嶺鎮.廣西欽州.防城二地部分胡氏始遷祖,我們尊為一世祖,現已有十七代).從代數估算我是胡銓公三十四世裔孫.瓊芬宗親,從胡萬九郎(在網上我才知其名諱胡梓公)至現代我們都有記載,但代數是否有錯?望多發表考證資料,謝謝!胡永武0770--6699908.
只看該作者 4 發表于: 2008-04-27
此文己帖多日,不見回帖,前有吉安大便村胡邦杰在網上有訊息,我已電話聯系,本想去信,但因遺失聯系地址,望邦杰宗親聯系0770-6699908.

只看該作者 5 發表于: 2008-05-12
胡氏世系考略----胡瓊芬
此文所述具體,年代基本清晰,很有價值。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只看該作者 6 發表于: 2008-11-30
您好,我這支胡是八十八世(如上所述)權公的后裔,有沒有這方面的資料
斌祖(應是‘贇’)(四子:業(應是‘鄴’)、權、過(繁體為‘過’)、吉)――權――授(五子:奧、順、進、裕、遵)――裕(二子:誠、暹)――誠(三子:仕興、仕昴、仕益)――仕興(二子:君象、君佐)――君象(五子:中師、中復、中古、中甯、中臻)――中瑧(瑧)(七子:沖、翕、萃、允、凱、惠、洽)――沖(瑾)――蔽――齡(三子:維晉、維新、維萬)――維新[二子:翼龍(有二子:蘿(應是夢字的繁體‘夢’)明、偕謙)、應龍]――應龍――(撫)偕謙(二子:時中、宜中)――宜中――定遜――德異――書香――善繼――美素[二子:聲弟(有三子:三魁、三元、三榜)、聲悅]――聲悅
這是我們的這一支,聲悅公于1697年入川,傳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十一代了
只看該作者 7 發表于: 2008-11-30
有沒有權公后裔的資料,我們這支是你所述八十八世權公的后裔

只看該作者 8 發表于: 2008-11-30
恪凡宗親我已回帖。

只看該作者 9 發表于: 2008-11-30
下面這篇序中提到“豫章醴陵之派”如何解釋?我認為豫章是指江西,醴陵是指湖南,這是兩個不同的支派,不能簡單地與“豫章”(華林支)合而并之。南宋時期的這篇序所給出的脈絡則是:衛國公贇先祖為湖南人,卒葬金陵,四子中“鄴”生三子杲(公霸)、暹、炅。公霸,家廬陵,后衍忠簡公銓。

真公譜初修垂絲圖序(同述霸、真、陽三昆源流)

        胡氏之先出顓項,顓(王頁)之后為舜,舜子商均,三十二世孫閼父,為周陶正,武王賴其利器用,以元女大姬,配其子滿,賜姓媯而封之陳,謚為胡公,其后以謚為姓。犀侯,以下咸載傳記,歷秦至漢,有居河東名建,為渭城令,是為河東胡.有居南郡華客名剛,不仕王莽是為南郡胡.剛六世孫廣,廣本黃姓,胡公取養之故名廣。以廣字文從黃也。於是南郡胡以黃奪。然后亦多顯者,散在吳楚間.山谷先生以南郡胡稱先大夫者,良出一時借稱,而豈其實哉?

        河東之后名敏字通達,子質字文德,仕魏為荊州刺史,遷征東將軍,都督青徐諸軍,子威居荊州,荊州而下有豫章醴陵之派。其在醴陵者,五季時有諱(斌貝),字文美,先仕馬殷,與廖光圖等同官。后使吳,吳將李升厚禮之,遂留事升,累官至文淵閣學士,特進銀青光祿大夫,爵,衛國公,贈大師中書令,卒葬金陵而家焉.衛國公之子(按鄴、權、遇、吉四子被遺漏,鄴子三:杲、暹,炅)曰杲字公霸,家廬陵,至忠簡公銓而著.曰暹字公真,嘗令泰和,家邑西之南崗,至朝奉大夫衍而著。曰炅字公陽,家邑西之禾溪,孫惠徙黃漕,至南城丞箋而著.

        南崗之后,九世孫曰太,字宗元,吾先祖也。始自南崗徙義和.黃漕之后二世曰聞像,  自黃漕徙廬陵之芳徑。七世曰斗南,又自黃漕徙社溪.雖散徙不一,然詩禮相丞,簪纓不乏,而昭穆亦井然矣.

        於乎吾胡氏,  自衛國公前溯於威、於建,於滿、於舜,遠不可次舉者.宗法廢,而未有圖傳也.今幸猶略有傳,而遺闕可惜者多矣.然自衛國公以下,  不復詳述其世,是大昧一本之義,而貽空桑之誚於無既也.爰自衛國公迄今,十又三世,輒次序其系為垂絲圖,以貽將來.俾子若孫,知上之所來遠,而下之相續不至於秦越人可焉,凡為吾胡氏子孫勉哉.

南宋嘉定癸末(1223)春三月既望    泰和但都南岡始祖真公十二世孫權俊頡首謹識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
      jdb龙王捕鱼技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