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論壇首頁 | 尋根系統 | 紀念館
 
 
六評胡海先生《全國胡氏族譜大通考》--胡士奇
[ 來源:胡氏宗親網 | 編輯:南山 | 時間:2007-07-06 05:42:18 ]
《大通考》若為藍本 是中華胡氏之悲哀--胡士奇

作者自身世系懸疑,何以《通考》領軍全國?

一評胡海老先生的《大通考》

感謝胡氏宗親網會員胡士奇賜稿,胡氏宗親網首發!

--------------------------------------------------------------------------------------

胡海老先生退休以后的14年中,能夠“18省下鄉取證,3公斤手抄資料,10公斤復印資料,一堆數字記錄的,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漫長的尋根歷程”,他這種徒步自費、勞苦艱辛的奉獻精神,在當今天下胡姓中堪為首屈一指,無人能出其右,的確令我無比佩服、崇敬!但他研究的成果我卻不敢完全茍同!

鑒于當前“胡氏宗親網”上,對其所著的《全國胡氏族譜大通考》(以下簡稱大通考或通考)炒得正熱并普遍叫好時,甚至還有宗親盲目追隨說,“胡海老先生著作中的‘世譜’,應作為全國胡氏世系的總譜頭”。

對此,本人確有微詞?陀^地說,胡海老先生所整理的《大通考》,是廣泛摘抄、收錄于民間,最有價值的部分主要體現在明清至今,只能作為中國正史乃至胡氏族史的拾遺補缺。而明清以前的“研究”,則有悖于《史記》、漢、唐、宋史。所以我說,“《大通考》若真的成為藍本,是整個中華胡氏的悲哀”!

如果他研究的,不是我胡姓老祖宗的世系,我或者不姓胡,完全可以隱忍不言,絕不在乎誰考證得正確與否。即使如此,我也曾進入過“情感的困惑”:為了胡氏宗親的親情和諧,為了有利于胡海老人的健康長壽,為了不染指他老人家畢生最為輝煌的成果和結晶,我曾在網上宣布退出“與胡海老人的學術之爭”。

但現在的問題是,網上宗親們一再地不松氣,當然也是出于善意,尤其是南山宗親幽默地給我說了一個笑話:一個租住樓上的年輕大學生每晚回來,上床前總是習慣性地將靴子一只一只重重扔在木樓板上,住樓下的房東老人,每日也習慣性地等他扔下第二只皮靴子,直到聽到第二次“咚”地一聲響后,才放心入睡。終于有一日,老人在樓下攔住大學生,對此再三告誡提醒,大學生也表示歉意地應允了。當晚,當大學生習慣性地扔下第一只靴子后,陡然記起對老人的承諾,于是便悄悄地將第二只靴子慢慢放于床下。結果害得老人,因始終聽不到第二次“咚”地一聲而通宵未眠……。

南山宗親以此笑話,為了活躍胡氏論壇交流,“逼”我上網發表意見的良苦用意,我當然明白。同時有關宗親還介紹胡海曾蒙受過21年的不白之冤,一生坎坷不平,性情很豁達。而且他本人還高興地叮囑過南山宗親:“仕奇宗親的文章發表后一定要盡快地通知他”!

我的確左右為難,若再遲遲不“脫下第二只靴子”,就有點兒“胸無成竹”,故意做作了;若“脫下第二只靴子”,又怕年高的胡海老人讀了我的文章有什么“閃失”,我可擔當不起,F在當事人與您們諸位版主都“不松氣”,丑話今天我可說在頭里,胡海老人家果真有什么閃失,我可不負責任喏!

我這里,首先向胡海老人家致意,網上之爭,只是為了胡氏先祖世系準確與否而引發的學術爭鳴,完全不存在對他老人家的不敬之意,晚生若有失禮之處,請見諒! 

與胡海老先生的論爭,從今天起我開始正式撰文。我的總主題是:“若以《大通考》為藍本,就是整個中華胡氏的悲哀”,隨后將分別通過“二評”、“三評”、“四評”……的專題逐一向縱深發展,“開弓沒有回頭箭”嘛!只是敬請宗親們不可性急,因為本人太忙,時間確實有限。對此,我的心理也有準備,既然辯題開始,就必然會有不同異議的反駁,本人表示歡迎,尤其是歡迎那些有價值的――引經據典的反駁文章。不過,請有關宗親原諒我,一般情況下我不會急于回應,我會以我的思路在恰當時候作出必要的回應的。

以上是本人對總主題的“開場白”,算是有言在先吧!下面言歸正傳。今天專題是:作者自身世系懸疑,何以“通考”領軍全國?――一評胡海老先生的《大通考》。就此專題,我引用如下有關資料:

《南方都市報》記者在采訪胡海老先生后撰文說:“14年前,從中科院微生物所離休后,常到鄉下逛的胡海發現,人們經常討論族譜之事,便也從老家找來三本族譜看,老家族譜寫著宋朝名臣胡忠簡是他們的祖先”!罢勂鹱约旱淖嫦,胡海研究后認為,老家族譜上所說的南宋抗金名臣胡忠簡不可靠,和許多地方的胡氏一樣,胡海老家梅州五華縣的族譜把胡忠簡尊為祖先!薄昂UJ為,他家的祖先,能可靠證實的應該可以追溯到南宋末年居住于福建長汀的胡氏萬九郎。胡海認為,把萬九郎而不是江西吉安的胡忠簡認作祖先靠得住!保ㄒ陨弦浴赌戏蕉际袌蟆,來源于“胡氏宗親網”)

上面這段引用,尤其是黑體字突現的,給作者自身世系留下懸疑:胡海祖籍的老祖宗究竟是胡忠簡還是萬九郎?

世代相傳的老家梅州五華縣的胡氏族譜記載胡海的祖先是胡忠簡(又名胡銓),同時也包括萬九郞。具體記載資料如下:

1、江西廬陵(今吉安)薌城(今值夏鎮)胡氏譜載世系:成公(耿氏)-珰―令贇―霸-勝-雄-茂-湜-璉-愷-載-胡銓(謚忠簡,廬陵薌城人氏)-泳-槻-火享、埜-楤-良佐-春年-國賢-昌郞-萬九郞(遷福建汀州)……。

此譜是大宋紹興甲寅年(公元1194年)廬陵薌城胡氏首修譜所載,宋代著名人物朱熹作序;宋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廬陵薌城胡氏再修譜時,又是南宋末年著名人物文天祥作序。

清咸豐五年(公元1855年),“六房同修薌城值夏道院胡氏譜序”記載:“我薌城胡氏,值夏道院,為合族所發源之地。數其房有六,而究其源,則皆本于十三世祖由道院徙永陽的埜公所出也。埜公者,忠簡公之第四世孫也。而其孫良佐公生子三,長曰春年……,春年公又生子三,長國俊、次國英、三國賢。國賢子一,曰昌郞,其后若子若孫又徙福建,后遷廣東!边@個“后遷廣東”的“若子若孫”中就有萬九郞公。

2、福建汀州下洋胡氏譜載始祖萬九郎世系:萬九郞―七郎―十二郞-念八郞-五六郞-百八郞-善卿-彥發-有通(遷廣東豐順湯坑,其四世孫胡聞聰再遷廣東五華長樂)……。

此譜是汀州下洋胡氏,于明神宗萬歷20年(公元1592年)在江西廬陵薌城胡氏譜的基礎上創修,清乾隆32年(1767年)續修,民國11年(公元1923年)三修的。

3、廣東五華長樂胡氏譜載始祖有通公世系:有通-2-十郞-3-滿全―4―聞聰―5―澄(誠)―6―寧―7―瀧―8―文與―9―玉柱―10―景義―11―如源―12―龍炳―13―庠基―14―端公―15―京華-16-見孚―17―居壽―18―九祥―19―柏近―20―德泰-21-胡海(即《大通考》作者本人) 

此譜是廣東五華長樂胡氏,于明英宗天順三年(公元1460年)在江西廬陵薌城胡氏譜、福建汀州下洋胡氏譜的基礎上首修后,再傳至今的。

4、汀州下洋七郞“胡氏族譜序”載:“胡氏(指七郞公裔孫)固忠簡之裔,源流遠矣!宋末貴族由。ㄍ≈荩┒迹ㄉ虾迹、由杭而永(永定下洋),卜居是處者益彬彬焉!逼渲械钠哙O便是萬九郎的三子。此序作于明神宗萬歷20年(公元1592年)。民國11年(1923年)的“重修族譜敘”上仍然記載著:“我族自胡公受姓,忠簡發祥,綿綿延延百十余世”。

還有很多歷史資料可以充分佐證胡海是銓公之裔(即華林之裔)。當初朱熹為胡銓族譜作序時也理直氣壯地說:“薌城出于金陵,始于華林也!本源歷歷,支派詳明”。

而胡海只承認自己的祖先是福建汀州的萬九郎,而不是江西薌城的胡忠簡之裔!認為老家“五華長樂胡氏譜”是自己的祖先修譜時“錯接于胡忠簡后”!可他拋開祖譜,“研究”的結果卻是:“萬九郞之父、之祖名字失傳,無可考!蹦呐率窃凇洞笸ǹ肌坊鸨媸纼赡旰蟮2006年11月17日,在《胡氏宗親網》版主南山先生的陪同下,胡海先生第四次再訪江西寧都,在本宗支系發源地進行了為期三天的查訪,仍然無果,是無功而返,成了一次“毫無意義的訪察之旅”。南山先生在《胡海江西族源調查側記》的結尾說得好:“我們希望這個問題能夠得到圓滿解決,實在解決不了,也不要輕易下結論,就留給后人繼續考證吧!”

胡!把芯俊钡贸龅淖嫦群f九郎,非胡忠簡之裔,并非是肯切地認定,只是他“靠得住”地“認為”。也就是說,胡海既對老家的世傳族譜不認賬,又沒有斷定出萬九郎是誰的后裔。宗親們不禁要問,你一個今人,既“無可考”,又怎么能斷然否定歷代世傳至今的祖譜、甚至包括1000多年前朱熹、文天祥為祖譜所作的序言史料呢?他的“研究”到底靠不“靠得住”?

從上列1、2、3、4歷史資料分析來看,就不免使人懷疑:胡海究竟是不是廣東五華長樂人?他的五華開基始祖是不是聞聰公?他的豐順湯坑開基始祖是不是有通公?他的福建汀州下洋開基始祖是不是萬九郞公?如果是,他就是胡銓之裔,就是華林胡氏之裔;如果不是,廣東五華長樂胡氏譜上怎么會有他的名字呢?我之所問,“是”或者“不是”,胡海都不能自圓其說!

五華長樂胡氏宗親中的有識之士,若得知胡海在這么“鼓搗”本家神圣的祖譜,該不會責怪他的行為是數典忘祖、或者是欺宗滅祖吧?這在過去是要被族人抓去沉潭的。

本人認為,如果作者“研究”的能夠成立,只能說明作者自身世系懸疑:一是譜牒明顯缺宗斷代,萬九郞公以上“無可考”,再往上溯,則無源頭線索;二是家族世系來向不明,萬九郞裔究竟是華林世系?還是清華、泄傳世系?或者其他什么世系?這些作者為什么不弄明白了再說?如果換了是我,在未弄明白之前,會“維持原判”,至少不會輕易否定自己的先祖或者世系源頭。

廣東五華長樂整個胡氏支系,以及江西、福建、廣東等地萬九郞公所涉的所有后裔,千百年來,族源世系正如朱熹所說,是“始于華林,本源歷歷,支派詳明”,從上到下、從古至今,都有世傳祖譜和歷代史料為證?杀缓_@么一“鼓搗”后,又對社會公之于眾,所種下的后果就不堪設想了:一是族人心中無底,自己的老祖宗究竟是誰?不聽胡海的,他又是研譜專家,還是“自己人”;不聽族譜的,又是世代相傳,祖宗們說的難道會錯?他的“研究”是攪得族人人心惶惶。二是當今華夏胡氏聯譜,這個萬九郞公以上“無可考”的整個支系,將掛于滿公胡氏哪個支脈?豈不懸于半空,成了無祖認領的獨脈孤系、孤魂野鬼么?這難道不是胡海老家――五華長樂胡氏、乃至與萬九郞相關的許多胡氏支系的悲哀嗎?這能給家族帶來和諧、親情和安定嗎?所以我說,“若以《大通考》為藍本,就是整個中華胡氏的悲哀”,此言并非嘩眾取寵、危言聳聽!

我認為,研究世系、族源,當以人為本、以族為本、以正史為本,尤其是要尊重天下胡姓現存和祖傳的各支族譜。因為任何族譜都有它形成的歷史淵源,不可輕易否定。哪怕其中有誤,也是正常的,主流仍然是好的。再說人無完人,修譜的古人也是人,是人就不可能不出錯。研究者即使是得來珍貴的民間野史資料,也只能作為中國正史乃至胡氏族史的拾遺補缺,仍然不可輕易拿上“正席”,更不能借此否定人家甚至自己的世傳祖譜。研究者若無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全面觀點作自身的心理指導,違背歷史人文背景,僅憑個人主觀臆斷、假想分析,為所欲為的濫用野史資料,世系、族源他將永遠也弄不明白,反倒越弄叫人越糊涂!本人不才,也無胡海老先生的“領軍”之能,但考究歷史、尤其是考究胡氏嫡脈祖宗的歷史,是非常嚴肅慎密的。當然,我也沒有白花12年的歷史考證之功,總算能把我的湖北孝感《澴東胡氏家譜》世系中的上下3114年、131代,說個清楚明白。

綜上所述,本人才發表本篇:“作者自身世系懸疑,何以‘通考’領軍全國?”我看,胡海老先生還是先把自己的世系弄明白了再說吧。ㄎ赐甏m)


湖北孝感澴東胡氏 胡士奇

2007年5月14日敬撰


】【打印】【 繁體】【投稿】【續投】【/】【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首 頁
Copyright 2006-2007 http://www.272009.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10805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136908 second(s)
jdb龙王捕鱼技巧视频